服務專窗簡介

主要為海外高層次人才來杭聯系、身份認定、人才項目申報、居留與出入境、落戶、社會保險、子女就學等提供政策咨詢和服務辦理。

海歸風采

更多>>

這個老年創業團,也是蠻拼的!記杭州多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創業團隊

   團隊平均年齡50周歲以上,都是在北美留學和工作了近二十年的博士,毅然放棄國外知名企業的高管工作,說服家屬,回國創業。這樣的老年創業團是不是蠻拼的?! 2013年,這個團隊在杭州市高科技企業孵化園區內組建了自己的公司——杭州多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日前,該團隊入選杭州市第四批 “521”計劃創業創新團隊,我們來看看團隊的超強陣容: ★   團隊骨干全部(5名)為海外留學博士,曾在海外知名藥企擔任高管; ★   團隊技術涵蓋了共軛體內小分子藥物,單克隆抗體,智能鏈接,生產工藝,藥理藥代每一個研發領域; ★   團隊中有浙江省“千人計劃”專家2名; ★   團隊中有杭州市“521”計劃人才2名。 這個團隊要做的是什么事? 簡單來說,就是將目前有效的靶向治療癌癥技術和相應的一系列生物藥物帶回國內,在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上造福廣大癌癥患者。 “為什么在發達國家,癌癥患者能活5年的比例占到75%,但在中國只有25%左右?”趙永新博士說,產生這一差距的原因在于國內的抗癌藥物缺乏靶向性,“抗癌就像子彈打靶,越是對得準,就越能識別和殺死腫瘤細胞,而不傷及正常細胞,這才是抗癌的好藥物?!? 如何才能準確“打靶”? 在美國生物醫藥領域搭檔研究十余年后,趙永新和團隊的另外四位博士掌握了“單克隆抗體-藥物共軛體”,此技術已被臨床證實了是美國藥管局已批準的癌癥藥物中靶向治療最好的技術。以此技術為基礎,可研究各種癌癥的抗癌藥物。 杭州多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目前,多禧公司致力于研發用智能鍵將單克隆抗體與小分子藥物交聯在一起,共同構成共軛體藥物,俗稱“生物導彈”,用于惡性腫瘤的靶向治療。用人工智能的方法,在病人體內實現對癌癥細胞的定點清除,具有無可比擬的抗癌療效,并成功地克服了常規化療的毒性作用。由于具有人工智能和靶向性的雙重作用,共軛體藥物使得抗癌治療更加個體化、人性化,給癌癥患者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福音。

赤子眷戀故鄉 播種美麗夢想-記杭州市留學人員富陽創業園——葛根賢博士的創業故事

?赤子眷戀故鄉 ???播種美麗夢想 記杭州市留學人員富陽創業園——葛根賢博士的創業故事 ? “葛總,中了,我們的一體化智能污水集成泵站項目中標了!”今年3月的一天,在杭州市留學人員富陽創業園園區(省級留創園)--浙江汲泉泵業有限公司的總經理辦公室中,葛根賢博士接到了部下的報喜電話。這意味著這家由海外歸國留人員創辦的高新科技企業,在今年短短的三個月就接到了一千多萬營業額的訂單,這也是目前國內單體日處理能力最大的一體化智能污水集成泵站項目。 “創業最困難的時候終于過去了,企業已經步入了穩健發展的正軌!”放下電話,葛總不由的閃過這個欣慰的念頭。望著辦公室外黃公望所畫富春山居圖中的黃公望山,思緒回到了五年前,事業有成的他曾在國外一家知名污水處理企業任職,卻放棄國外優越的條件,毅然決定歸國創業的那段歷程,以及幾年來創業的風風雨雨…… 情系家鄉 毅然回國 談起歸國創業的初衷,葛根賢博士說:“在國外的時候,常常去海濱度假,和家人一起漫步在沙灘上,吹著涼爽的海風,看著湛藍的海水,都會想起我的故鄉?!?葛博士常跟女兒說,那是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門前有一條清澈的小溪流過,小時候和伙伴們在清澈的溪水里摸魚捉蝦、游泳戲水……小溪匯集了他兒時的歡樂。而幾年前,他為了父親的七十大壽,特意回了一趟家鄉。他驚愕地發現,家鄉的小溪里漂浮著令人惡心的白色泡沫,水面還混雜著油污和各種垃圾,散發陣陣惡臭。他發現,與國外日益現代化的污水處理方式相比,國內的處理方式太過傳統。更落后的是,相當部分污水不經過處理就直接排入了河道。父老鄉親們住在溪邊卻沒有干凈的水喝,生活用水要到遠處的高山水庫里面去挑。葛根賢博士為故鄉近年的經濟飛速發展感到高興,但由此帶來的環境惡化也讓他深感憂慮和痛心。 這一趟故鄉之行讓他強烈地感覺到,環境保護和治理方面的問題,將會越來越得到祖國的重視,而他多年來在西方國家積累的污水處理技術和經驗一定會有用武之地,那里才是他施展才能的大舞臺。而此時正逢女兒大學畢業,當女兒向父親征詢畢業后在國外何處工作時,葛根賢博士義無反顧對女兒說:“你跟我回國,我們一起創業,創辦一家環保設備企業,為家鄉的青山綠水出一份力!” 智能泵站 潛力巨大 那么,葛博士要帶回國內創業的是一個什么樣的環保創業項目呢?答案是:一體化智能污水集成泵站,是區別于傳統污水排放輸送泵站的擁有現代化高科技含量的智能泵站。 傳統污水泵站,首先要在地底下建一個大大的混凝土污水池,并在地面上建造一個泵房,用較大的管道收集污水,用人工值守的辦法將污水輸送到污水處理廠。其缺點是,占地面積大,施工周期長,有較大的噪音和異味,人工管理的成本較高等等。而葛博士在國外多年從事的是一體化智能集成泵站,又稱地埋式自動化污水智能集成泵站,俗稱預制泵站(PPS),是將泵站的各種關鍵性部件如高性能污水泵、泵站控制系統等集成在一個耐腐蝕,耐壓性、抗振性強的高分子復合而成玻璃鋼罐體內,根據項目設計要求,在工廠內預先組裝而成。一體化智能集成泵站采用全埋在地表下的地埋式,各類污水經管道直接排放到泵站中,采用水力旋流水面漂浮物清掃技術,將污物粉碎后隨污水通過地埋式智能集成污水提升裝置將污水一起排走,通過鋪設的小口徑污水管輸送到一級管網或污水處理廠。泵站設置不受任何地理環境因素影響,不需鋪設大口徑污水管網。泵站的水位、污水泵的運行狀態、管道的堵塞、盜竊等異常情況通過監控報警技術,實時監控其泵站的運行狀態,并實行遠程監控。與傳統的污水泵站系統相比較,具有占地少、投資建設費用低;不需要專人管理,運行管理費用省,噪音小,無臭味,環境衛生好,實時遠程監控運行安全性高等優點。比傳統泵站可節約80%的土地,而且直接建設成本比傳統泵站可節約20%左右的成本。是一種更新換代的新型環保污水提升系統。 一體化智能集成泵站,在歐美等先進國家已經廣泛使用,約占市場容量的60%-80%,而傳統泵站只占市場容量的20%-40%。我國目前地埋式智能集成泵站約只占市場容量的2%,而傳統的污水泵站約占市場容量近98%。顯而易見,這個創業項目的潛力是巨大的。 開墾夢想土壤? 攻克科研難關 2010年的初春,葛博士回國進行項目前期的考察。面對國家和浙江省對海外高層次人才的回歸的呼喚,經過多方認證和考察,葛根賢最后決定選擇在妻子的家鄉,美麗的富春山居圖所在地——浙江省富陽市,作為回國創業基地。在富陽市人民政府組織的“相約富春”招商引資活動中,葛根賢當場與富陽市人才辦、留創園達成回國創業的合作意向書。為了籌集創業資金,他處理了海外資產,動員妻子把她在海外有穩定收益的公司股份轉讓,將資金全部投入到項目基礎建設。由于國內項目的立項、建設周期很長,為了盡快使創業項目投產出成果,在政府相關部門和朋友的幫助下,葛根賢收購了一家位于富陽的食品類外資企業,用現有的廠房和土地進行改造建設成專業的集成泵生產基地。葛根賢白天跟施工隊進行施工改造,晚上和他的海歸團隊一起專心研究開發產品。經過一年的緊張籌備,在占地三十余畝的廠區內,總投資約三千萬元的集成泵專業廠房和辦公科研綜合大樓終于竣工落成了。葛博士的創業夢有了一個堅實的基地。 比起基礎建設,他的團隊在科研上遇到的困難就更多了。 按理說來,一體化智能集成泵站在國外有成熟的技術和運營模式。葛博士和他的團隊在此領域耕耘多年,將國外的那一套稍加改進,復制到中國不就事半功倍了嗎?可經過調研,情況并不如想象的那么簡單:首先,國內的污水源情況比國外的更復雜,通俗的說,里面的雜物更多,粉碎要求更高;其次,集成泵站對主機及排污泵的主要技術指標要求更為嚴苛,而國內的泵業制造和國外相比,技術上顯然有不少差距;第三,隨著現代電子技術的日新月異,如何將最新的科技成果應用到泵站的智能控制方面也是一個新課題……面對這些難關,葛博士帶領他的團隊熬過了一個又一個不眠之夜,進行了數以百計的試驗。在廠房竣工之時,智能泵站的本土化設計改造難題也基本攻克了,成品的研發即將完成。產品將進入樣機試驗,需要購進大量的零部件;還需要購進關鍵設備進行規?;a的改造。就在這時,葛博士發現他“斷糧”了,國外帶回的資金已全部用完。 ? ? 事業遭遇困境 摯友鼎力相助 科研和生產的后續資金短缺,將葛根賢逼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面對巨大的市場前景,一家香港的投資基金產生了投資意向。經過數輪接洽,對方最終因產品尚未完全定型而取消了投資計劃。那段時間,葛博士陷入了歸國后的最低潮。甚至對當初歸國創業的決定是否正確產生了懷疑…… 2011年的五一,葛根賢回到浙江金華家鄉,在一次同學朋友的聚會中,昔日的同窗好友郭錦江先生看出了他心中的憂愁,并了解到他目前所面臨的困境。葛博士的創業精神感動了他的朋友們,更重要的是,郭錦江先生憑著多年來在投資界打拼的經驗,敏銳地察覺到這個創業項目具有十分廣闊的發展空間。于是,郭錦江先生和另外幾個朋友商議,決定出資幫助葛根賢度過難關。他們特地約定在產品沒有成形的研發階段以股東的身份參與進來,以類似天使基金的形式幫助企業。郭先生告訴葛博士:“老同學,我們的出資你安心使用。如果你項目成功了就當我們投了點股份,如果萬一投資失敗了就算決策失誤,我們自己承擔所有損失?!?2011年5月11日是一個重要的日子。葛根賢將自己的住房抵押貸款得到的200萬元,和郭錦江等同學朋友資助的300萬元注冊成立了浙江汲泉泵業有限公司,這意味著汲泉泵業正式開展了“一體化智能集成泵站”的產業化歷程。新的設備進來了,新的員工招來了,大批樣機購進來了……他又開始了系列產品的樣機試制。 自主技術創新? 政府大力支持 經過反復的試驗和認證,2012年6月,浙江汲泉泵業的第一臺樣機成功應用到杭州市濱江區的開發區內。為了進一步驗證產品的性能和在全國各地的適應性,汲泉又陸續生產了5臺樣機在各地多種地理條件環境中進行樣板示范。由于一體化智能集成泵站是個新興的科技產品,而汲泉此時是一個尚無市場知名度的小企業,為了提升市場知名度,汲泉將這些樣機無償提供給使用單位試用。每臺樣機的成本都在數十萬元,只有付出沒有收入,此時的葛根賢博士,眼中只有技術攻關,他根本沒有意識到公司成立時籌措的500萬元投資也已經快“燒”完了。好消息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公司研發的產品通過自主技術創新,在材料選用、工藝制作上有了越來越多的突破,成功申請數個專利,并且通過了一體化泵站的ISO質量體系認證……在理念和技術上面,汲泉已遠遠走在了國內同行的前面。 2012年12月底,富陽市人民政府啟動了針對海外高層歸國創新創業人士的“5110”計劃,經過幾番評審和專家組的嚴格答辯,“一體化智能集成泵站”創業項目從眾多的項目中脫穎而出,獲得了富陽市人民政府給予的100萬元資金的獎勵性資助,這對即將再次陷入資金荒的汲泉泵業可謂是雪中送炭,解了企業的燃眉之急,汲泉開始了產品的產業化的生產。 隨同葛總歸國創業的女兒這幾年一直在企業里參與資金運作工作,沉重的財務壓力使這位剛出校門的女孩子失去了許多同齡人應有的生活樂趣。眼下,企業有望步入正軌了,女兒提出想要去闖蕩一番,到一家跨國企業去學習更加先進的管理理念。葛總考慮了以后,對女兒說:“行!你去鍛煉鍛煉,等老爸的企業做大了你再回來?!?但是科研成果要轉換為生產力必須做好市場推廣和營銷。這對葛博士和他的科研型團隊來說,顯然是一塊短板,而且市場推廣也需要更多的資金,誰能補充汲泉公司市場營銷和資金實力的這一塊短板呢? 資本和智本的接力? 強強聯合 浙江汲泉泵業有限公司成功開發一體化智能集成泵站產品,是對中國污水排放提升領域理念的革命性變革和重大的技術突破。這里面蘊藏著的巨大商機和潛力,也被國內一家專業從事供水解決方案的行業的龍頭——北京威派格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捕捉到了。這是一家以供水設備為核心產品,集研發、生產、銷售和服務于一體的高新技術企業。公司依靠自身強大的科研實力,通過不懈努力,已在二次水供水領域不斷取得新的突破。承擔了國家戰略級科研課題“十二五”重大科技專項水專項——新型二次供水設備研制及產業化的課題,并擁有數十項專利,同時負責編寫了四項國家行業標準。并且威派格在全國主要省份及城市,共設立了四十余個營銷機構和技術服務中心,建立了完善的銷售體系,技術推廣體系和售后服務體系。如今,這家供水行業的實力型企業也試圖進軍污水處理行業,并找到了進入這個領域的最佳途徑,就是與浙江汲泉泵業有限公司進行資本和智本的接力,兩家企業實行全面的戰略合作。 2013年12月,威派格以戰略投資者的身份通過其控股的上海威派格環??萍纪顿Y公司以現金出資收購了原來汲泉公司的部分股權,注入了威派格強大的市場營銷和服務網絡體系資產,成為了浙江汲泉泵業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東。第一大股東的注資和注智,不僅增加了汲泉的研發生產實力,更為重要的是,依托威派格強大的市場營銷網絡和服務網絡體系,汲泉的產品能以最快的速度被推向全國主要市場。這應該是一次雙贏的合作。威派格以最短的時間進入了他最為看好的污水處理市場,汲泉也以最少的成本搭建了完善的市場營銷體系和技術服務體系。汲泉的起飛有了更為堅實的底氣,在大股東營銷平臺的支持和參與下,桐廬開發區的污水泵站項目拿下來了,建德開發區的污水泵站項目拿下來了,富陽江南新城的污水排放項目也拿下來了…… 業界嶄露頭角? 發展潛力無限 實際上,國外一體化泵站的行業巨頭們也在數年前盯上了中國這片廣闊的市場,其中以荷蘭的格蘭富、美國的濱特爾以及瑞典的ITT飛力最為著名。作為在世界市場深具影響力的知名企業,他們深耕中國多年,在市場上的影響力巨大。他們在科研、產品制造和推廣方面各有其獨到之處,而汲泉的科研團隊,從一開始就以超越這些知名企業作為奮斗目標,對他們的產品技術和經營模式進行了深度剖析,并廣泛吸取了其他廠商的經驗教訓,以人之長,補己之短,從而開發出了一系列更符合中國國情的一體化智能集成泵站,也就是說新生的汲泉從一開始就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并且期望與世界知名企業同場競技,在公正公開的市場競爭中,獲取更大的市場份額。 雙方的實力似乎很不對稱,但汲泉不畏競爭,面對國內單體日處理能力最大的一體化智能污水集成泵站的項目,業主單位提出了苛刻的要求,一是交付日期緊,行業標準是90天的交付日期,而這個項目的交付時間是45天,比正常的工期縮短了一半;二是技術要求高,節能效益要比傳統泵站提高一倍以上,因受地理環境因素限制要求采用超大罐體,其直徑不得低于四米,三是建設要求高,只能利用路邊河沿狹小的綠化帶建造,不占用一分耕地。和比原投資計劃要節約20%以上的資金。顯然這是一塊“硬骨頭”,這對國內外大多數廠商都面臨巨大的挑戰。終于,在眾多的應標企業中,汲泉公司憑借著產品性能、價格和售后服務等優勢,擊敗了國內外著名的眾多競爭對手,成功中標。 日前,筆者走進了位于黃公望山腳下的浙江汲泉泵業有限公司。一進入廠區,筆者就被這里花園式的辦公環境吸引住了,隨處可見綠郁蔥蔥的景象,辦公樓和廠房錯落有致。建筑面積達1萬平方米的現代化廠房,車間寬敞明亮,車間內正在組裝一體化智能集成泵站。站在巨大的直徑達4米的罐體面前,葛根賢博士自豪地說:“能夠生產供應這么大的集成泵站,目前國內僅有我們汲泉一家!” 是的,葛總和他的同事們有理由感到驕傲,年初的開門紅為全年的業績開了個好頭。隨著汲泉泵業有限公司在行業內的知名度越來越高,國內不少污水處理項目和工程,都向汲泉發來了他們的邀標書??梢云诖氖?,今后數年內,汲泉的業績增長將更為迅猛,而嗅覺更為靈敏的是投資界。葛總透露,有數家創投基金已向在業界嶄露頭角的汲泉伸來了橄欖枝,其中有的已進入密切接觸階段,合作事宜正在愉快洽談過程中。 尤為關鍵的是,近兩年來,政府對環境治理問題越來越重視,把它當作重要的民生問題來抓,各級政府和企業對污水處理的投入會越來越大,這是汲泉即將騰飛的天時;汲泉公司處在"五水共治"的浙江,處在創業沃土的富陽,是為地利;而汲泉具有葛博士帶領的優秀創業團隊,有高素質的員工隊,更有志同道合的大小股東和合作伙伴,這是人和。葛根賢堅信,他歸國創業的路走對了,汲泉公司將有一個輝煌的明天?!懊利愔袊钡闹袊鴫?,在經過包括汲泉在內的全社會的不懈努力和奮斗,一定能實現,祖國的天會更藍,山會更青,水會更綠、更清!?

當濱江遇上硅谷——杭州高新區(濱江)海外高層次人才創新創業紀事

    “那些瘋狂到以為自己能夠改變世界的人,才能真正改變世界。”——這是蘋果公司最著名的“非同凡想”(think different)廣告詞。   人,生產力中最活躍的要素。正因為有無數如喬布斯般“偉大的想象力”,硅谷引領了幾十年世界尖端科技的浪潮。在中國錢塘江畔,一個地方,也有站上全球智慧高地的夢想。   創建于1991年3月的杭州高新區(濱江),是國務院批準的首批國家級高新區之一,無論對浙江,還是對中國經濟,這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探索。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為迎接世界新技術革命的挑戰,我國先后在各地建立50多個國家級高新區。如今,它們已成為中國經濟的主力軍。   22年來,從打造“天堂硅谷”到成為“智慧E谷”,適應經濟全球化形勢,探索國內外要素有序自由流動、創新資源全球高效配置、市場深度融合,積極引進海內外高層次人才,培育國際經濟合作競爭優勢——杭州高新區,無疑是一塊改革的“試驗田”。   這里,集聚各類留學回國人員3700余人,近千人創業;這里,擁有30名國家“千人計劃”專家,59名浙江省“千人計劃”專家……今天,杭州高新區每平方公里產出21.25億元, 是國家高新區單位面積產出平均水平的2倍,在研發投入、新增萬人授權專利等指標上,也遠遠高于全國的平均水平。在科技部最新公布的國家高新區綜合排名中,杭州高新區位列第六。   這樣的高度,注定看得更遠。于是,當濱江遇上硅谷,會碰出怎樣的火花? 1個白客和N個行業先驅 ——夢想的種子如何被點燃   不久前,杭州安恒信息的工程師們完成了本季最大的政府外包項目——對全國近10萬家政府及重要公共機構網站進行遠程漏洞掃描。   “眼下,全球對信息安全服務的需求凸顯,我們是這一領域的先驅。”公司負責人范淵不無自豪地說,依靠安恒自主研發的分布式平臺版WEB漏洞掃描系統,完成10萬個網站的檢查,僅用了一個月。   2007年初,這個首位在“黑帽子大會”(世界黑客頂級盛會)演講的中國人,從美國硅谷來到杭州高新區,創辦了安恒信息,當起了網絡“白客”。他介紹自己的產品,簡單來講就是幫助客戶建立更強大的數據安全系統,“外防黑客,內防內鬼”。   從高新軟件園兩間免費辦公室、十多個人開始,范淵只用了6年時間,將創業團隊擴充到了400人,并使安恒信息成長為中國信息安全產業應用安全與數據庫安全第一品牌。   “這里有硅谷的創業氛圍,政府對企業的干預很少。但到關鍵時候,他總能給你支撐。”范淵回憶,在公司快速成長期,區里提供1500平方米的辦公間,免費給安恒使用;公司第一輪獲得的1200萬元融資,也得益于政府搭建的創投對接平臺……   人才,迅速集聚。夢想,孵化成長。變革,同步世界。在這塊不足1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批能夠突破關鍵技術、發展高新產業、帶動新興學科的海歸創業精英,讓浙江有了追趕世界科技變革最前沿的可能。   留美博士華桂潮創辦的英飛特,已成為全球排名前三的LED驅動器供貨商,正謀劃從賣LED驅動器向賣驅動器芯片轉型,向更高端精密的上游產業延伸。留美博士倪詩茂創辦的思科渦旋,占據無油浮動渦旋技術創新及應用的最前沿,在全球該領域擁有核心專利群……   “競爭人才,就是競爭產業、技術。海歸人才帶著全球領先的科技成果、商業模式來到這里,政府就要因勢利導打造平臺、全力以赴創新服務。”杭州高新區(濱江)黨委書記張耕說,要廣泛吸引海外優秀人才回國創業發展,必須加快形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才制度優勢,完善人才評價機制,增強人才政策開放度。   據統計,目前杭州高新區擁有留學人才創辦企業534家,其中年技工貿總收入超億元企業17家,超千萬元企業40家,上市企業3家。這里3700多名海歸,自行創業的有946人,90%擁有碩士以上學歷。   上千個奇思妙想,正在這里落地開花。今天,浙江經濟正經歷轉變發展方式和調整產業結構的波瀾,很多城市都在探索更具創新活力的經濟發展模式,杭州高新區為此提供了鮮活的示范。   2013年發布的一份科技監測報告顯示,杭州高新區的科技進步水平綜合評價全省第一;科技進步統計監測5個一級指標中,技術創新、轉型升級、創新環境3個指標列全省第一,已成為浙江創新的中堅力量。 1個零件和N個創新基因 ——開放的效應如何被放大   幾個硬幣大小的螺旋狀零件,它們的螺紋該如何排列?   對精密機械制造商來說,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思科渦旋副總經理周俊麟說,這套設計程序在普通計算機上運算,要花費數周的時間。而如今,他們借助大洋彼岸美國的超級計算中心,一星期就能拿到結果。   在芝加哥,思科渦旋擁有一家研發中心,常年駐扎10多位工程師,他們擁有的科研力量,甚至能為美國通用、NASA等世界知名公司機構提供技術解決方案。   “很多海歸創辦的高新企業,都與國外知名高?;蜓芯繖C構有合作關系,有的還在紐約、硅谷、歐洲設有辦公室,收集業界最新信息。”杭州高新區(濱江)黨委人才辦負責人告訴記者,“創新資源的配置早已超越人們想象,跨越了國界。”   今年上半年,英飛特在歐洲開出分公司,并吸納成熟外資公司高管進入管理團隊。通過歐洲分公司實地分析和了解歐洲市場的需求,英飛特開發出一種應用面較廣、綜合成本較低的高端智能控制LED驅動器產品。今年,英飛特在歐洲的市場份額比去年提升了一倍。   除了大力開拓海外市場,英飛特還和美國弗吉尼亞理工大學建立了合作伙伴關系,吸納海外最新科技成果,利用當地智力資源解決企業研發難題。董事長華桂潮說,“與全球高科技產業最發達的區域相比,我們在獲取最前沿的信息和資源方面,已經做到了‘零時差’。”   成為一家真正有世界影響力的公司,這是華桂潮的“野心”。在杭州高新區,很多和他一樣的海歸創業者,憑借自己獨特的經歷和資源,也在悄然搭建全球技術支撐網絡。在他們眼里,“世界是平的”,開放效應正在一步步被放大。   今年11月,杭州高新區海創基地“天使咖啡”開業,經常有海歸在此一邊喝咖啡,一邊宣講他們的創業計劃。   這里有另一個名字,叫“海邦創新工場”。顯而易見,“海邦”的意思是“海歸幫海歸”。 這個致力于早期投資的創業培育機構背后,是2011年成立的海邦人才基金——被稱為國內第一支以“成功老海歸幫扶新海歸創業”為主題的風投基金。根植于杭州高新區的海邦人才基金管理資產規模達25億元,已投資了包括龍旗科技、安恒信息在內的超過20個優質海歸創業項目。   “海邦”的發起人是姚納新,在美國拿了兩個碩士學位后,他在杭州高新區創立了聚光科技,并使企業順利登陸創業板。在這里,姚納新被公認為海歸成功的模板。海歸被公眾期待的,是他們獨特經歷形成的國際化視野,尤其體現在他們在戰略性新興產業領域的嗅覺。   諾輝生物就是海邦人才基金去年引進落戶杭州高新區的項目,由留美博士陳一友創建。“海邦”不僅聯合數家機構共同對其投資2000萬元,還幫助企業選擇辦公、研發場地,整合上下游機構資源。   “美國硅谷的成功原因之一,就是有一流的風險投資人,慶幸的是,濱江也有這樣的群體。”從硅谷回來的陳一友感慨,杭州高新區已不乏相似模式的商業探路。   如今,這里活躍著140余家國內外投資、擔保和科技中介機構,40余家風投公司。人才、技術、資本,一系列創新因子,從海上而來。發端自硅谷、根植于濱江、再延伸到全球的創新鏈,不僅創造了一個個財富神話,也帶動了產業層次的群體躍進。 1個伙伴和N個創業天使 ——創新的生態如何被構建   有一個idea(創意),就有一個天使。   在許多從海外留學歸來,懷揣創業熱情的年輕人眼里,杭州高新區像個投緣的伙伴,夢想起步路上第一個“天使投資人”。   最近,該區吸引海外高層次人才的“5050計劃”又大幅提升了資助額度,對由國際頂尖人才全職參與或已進入產業化階段的項目,經過評審,最高可享受1000萬元的產業發展資金,1000萬元的股權投資,3年內最高1000萬元的銀行貸款貼息。   據統計,“5050計劃”實施以來,入選海外高層次人才創業項目134個,累計兌現資助資金4.1億元。   陳一友的尖端抗癌生物大分子藥物以及伴隨診斷試劑盒項目,入選了今年第一批 “5050計劃”。“給我500萬元創業資金,且不占一股,還配租一套海歸人才創業公寓。”他感嘆,這般對創新的尊重和渴求,在硅谷也未必會有。有人問,創業初期基本沒有稅收,你如何回報投資人?陳一友肯定地回答:“將來,我會給得更多!”   “作為高新區,我們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創新的使命感。即便一段時間內沒有收益,但‘摸著石頭過河’,創新的過程就是一種收獲。”張耕說。   不是每一家公司都是聚光科技。區發改局負責人舉了個例子,研發新材料的納晶科技,政府扶持了四五年還沒有完全產業化,但它背后集聚的是世界領先的納米材料技術團隊,“我們看中的是它的未來”。   寬容失敗,讓要素資源服從市場的配置自由流動——一種“硅谷精神”的特質,已經在杭州高新區顯山露水。   曾經一度輝煌的UT斯達康,是典型的海歸企業。小靈通神話破滅后,這里走出了一批海歸高管,周韶寧創辦百世物流,陳亦剛創辦三網科技……四處開花的新技術企業,一度在當地掀起創業潮。更讓杭州高新區負責人欣慰的是,UT斯達康“輸出”的4000位工程師,成為了周邊高新企業的中堅力量。   一家公司的興衰,引發一場創新基因的流動,成為創新的上升螺旋。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伙伴的力量如此強大。   為幫助企業獲得專業孵化服務,該區鼓勵以社會機構為主體創辦科技型孵化器。新近成立的“5050加速器”,就是用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由楓惠科技咨詢公司和杭州高新科技園公司合作,幫助“5050計劃”入選項目發展壯大。楓惠負責人馬海邦坦言,已看中其中多家企業有意投資,他說,通過服務了解企業,以伙伴關系進入公司,使技術、服務、資本產生更強大合力,如今在杭州高新區已成為趨勢。   為幫助中小企業打通快速融資通道,該區從2006年起就謀劃納入“新三板”(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試點,目前已有30余家企業與券商簽訂了輔導協議。其中,三網科技已在上半年完成股改,今年有望完成上市。   為幫助企業節約開發成本,該區累計投入2億元搭建高新技術創新公共平臺,提供軟件開發、高性能渲染動漫創意及軟件測試服務。海歸童文戈創辦的壹橋軟件,一年只需花費2萬元,便可使用平臺環境,節省至少60萬元軟件和設備開支。   高新區是產業發展的“試驗田”,更是體制改革和科技創新的“試驗田”。隨著以科學技術為驅動力的新經濟崛起,人才越來越成為經濟發展的核心主導要素,杭州高新區的大膽實踐,為其快速發展注入了強大動力。   如果說硅谷的成功完全取決于市場,杭州高新區則開創了一種新的模式:在尊重企業為創新主體的前提下,圍繞產業創新鏈積極配置公共職能,破除多項束縛創新驅動發展的障礙,構筑了一整套創新生態系統。   在美國的時候,范淵生活在蘋果公司總部所在地——硅谷小鎮庫比蒂諾。他第一次開車行駛在杭州高新區(濱江)的江南大道上時,覺得恍惚有一種回到硅谷的感覺。   而今,他說,“這種形的像,已經越來越成為‘神的似’了。這里的創新,更有生機和活力。”

打造中國UPS 周韶寧:讓物流“云”游四方

      今年的“雙12”,來得波瀾不驚,周韶寧反倒有些悵然。   他面前,還擺著百世物流的“雙11”戰報:8000站點運行平穩,快遞業務接單超過630萬單,最快一單16小時送達;服務的64家電商客戶,24小時累計接單190萬單,72小時完成包裹發運225萬單。   以去年同期3倍以上的增長,度過了歲末席卷全中國的兩大瘋狂購物潮,實現“沒有爆倉”——這個近乎完美的收官之作,對于喜歡挑戰的周韶寧來說,總有點意猶未盡。   6年前,他在杭州租下了一間辦公室,創立了百世物流。職業生涯第一次,擁有了一家完全“基于自己構想設計”的公司,周韶寧立志,要做中國的UPS。   6年來,他的“云貨車”開足馬力奔跑,100多個綜合運營中心、100多萬平方米的倉庫和轉運中心、13000多名員工,勾畫了一條日漸清晰的智慧物流路徑圖。而這個海歸創業者的人生,也印證了周韶寧自己為夢想中的“云物流”體驗而萌生的那句話:   只有期待,沒有等待。 光陰的故事   周韶寧,他的履歷可謂傳奇。   你可以不知道周韶寧,但也許知道貝爾實驗室,作為負責全球數據、無線通訊部門的技術總監,他是上世紀90年代貝爾實驗室少數華人高管之一。   你可以不知道周韶寧,但也許知道一度風靡的小靈通,作為UT斯達康全球高級副總裁、中國區總裁,他是這家峰值時年銷售額達到25億美元的中國通信企業奇跡的締造者之一。   你可以不知道周韶寧,但也許知道Google(谷歌),作為谷歌全球副總裁、大中國區總裁,他成為谷歌中國核心管理團隊的三駕馬車之一。   正因為有這么多“之一”,周韶寧曾被業界視為“影子武士”。與他供職過的那些如雷貫耳的公司相比,這位嚴謹低調的寧波人卻一直待在幕后,鮮為人知。外界只知道,他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有個外號叫“拼命三郎”。   采訪前一天,他給下屬打電話談工作。直到接通那一刻,感到了對方睡眼惺忪,他才意識到時間已經過了午夜,于是連連說抱歉。“百世夜總會”,這個詞兒,在杭州創業圈里現在很多人知道:百世的老板,夜里總是開會。   51歲的周韶寧早已對此稀松平常,他說這幾年唯一的變化,就是“睡覺時間長了點”。“以前,我幾乎是不用怎么睡覺的。”他看著記者,認真地說。   16歲進復旦計算機系,18歲到美國留學,24歲拿到普林斯頓大學工程科學碩士學位,周韶寧無疑是改革開放之后第一代留學生的代表。而34歲回國工作,更讓他見證了在中國社會發展風起云涌的年代,多少經濟奇跡的橫空出世和百轉千回。   2011年,周韶寧獲得中組部“千人計劃”國家級特聘專家稱號。這個榮譽,是對他個人的褒獎,也是對第一代留學生集體的贊許。   正如那個年代流行的一首歌:流水它帶走光陰的故事,改變了一個人。那些年,那些事,在周韶寧的心里,已經銘刻成一本書。遙遠的路程和昨日的夢,都融化成今天的重新上路。在呈給谷歌總部的離職申請里,他只陳述了簡單的理由:個人創業沖動。   周韶寧對記者坦言,這粒種子在他心里深埋多年,“不斷萌動,終于無法抑制”。于是,履歷里的第四家公司,周韶寧選擇回到浙江,從零開始。 物流總動員   凝神靜氣在杭州公司總部值守到凌晨3點,晚上再到海寧轉運中心現場助戰——這是周韶寧今年“雙11”的行動軌跡。   算起來,這已經相當悠閑了?;貞浫ツ甑耐惶?,他說自己曾捋起袖子,和工人一起搬箱子,“干的就是一線的活”。   與此相映成趣的,是11月9日媒體在廣州恒大參加的亞冠決賽上拍下的一張照片。球場邊的看臺上,百世廣東分公司的快遞員組成了一支拉拉隊,舉著“先放松再開工”的口號。一時間,被全國網民稱為“最淡定快遞哥”。   淡定和悠閑,成為百世迎戰“雙11”的兩張標簽。   讓周韶寧感慨的是,每年的線上購物潮,就像一場來自市場的“大考”。“經過一回考試,公司就會上一個新臺階,就這樣一浪一浪往前推。”周韶寧說。   它甚至成了全球性的經濟話題。12月,美國《國家》雜志的封面文章《假日沖動》,記錄了一個普通美國人的應聘經歷:“通過藥物測試和背景測試,以及一個簡單的面試——你能舉起50磅的盒子嗎?我被一家物流公司錄取。這家公司位于洛杉磯以東40英里,正在為感恩節和圣誕節購物季招人。”   《國家》雜志的記者還通過數據調查發現,“洛杉磯地區物流業的平均年薪45000美元,是一個合格的中產水平薪水”。   而在當年那個IT神話頻出的年代,用腳投票的資本,爭先恐后地涌入互聯網、電子、信息等熱門產業,像物流這樣的傳統行業鮮有人關注。周韶寧卻會沉下心來,仔細研究美國物流成本的走勢曲線。   他發現,在近30年里其成本從16%下降到9%,其中倉儲費用占比從45%下降到了15至20%。這其中的原因,得益于開放協同社會化分工背景下的大規模外包、服務的標準化、行業的快速整合,以及信息技術的大范圍使用。   “物流是一個社會基礎行業,中國缺少專業、規范的物流公司。”周韶寧看好物流行業潛力所在,其信心,還來源于一份權威調查,“全球最受尊重的40家公司,有兩家是物流企業。”   周韶寧知道,一件快遞包裹,在中國經濟版圖上的漂流路徑,背后暗含著多少市場密碼。   有機構預計,今年中國網購人群將超過3億,電子商務交易額約為1.85萬億元。這1.85萬億的貨物,不在裝修豪華的實體店里,它們在你看不到的郊區龐大的倉庫里。當一個網購消費者點下鼠標,貨物就開始奔跑。   中國的供應鏈體系,正在他的眼前發生根本性變革:人們在網上購物,既要能快速送達,又要能送到從城市到鄉村的任何一個角落。這樣的物流網絡,不僅投入巨大,而且要求信息化、自動化程度高——物流企業的利潤來自于效率,僅靠人工是難以實現這種高效。 想象一個奔跑中的商城。   “未來,企業很難將線上與線下物流供應鏈完全分開,也無法獨力完成全網全境的供應鏈垂直整合,柔性外包給中立、共享的第三方電商物流基礎服務商,是大勢所趨。”周韶寧堅信,“百世”在做“一件正確的事情”:依托信息系統與物流模式的創新變革,使得物流行業突破瓶頸,真正成為商業發展的動力。   于周韶寧而言,打造中國的UPS,并不遙遠。 如果云知道   雖然進入了傳統行業,周韶寧也沒有脫離他的“科技范”。   連他自己都說,以前深耕了多年的通信行業的經驗和人脈,看起來都用不上了。但他依然相信,自己是在創立一個偉大的科技公司。   從系統研發到運營、銷售、人事,“百世”最初的核心團隊,絕大部分來自于周韶寧當初在UT斯達康的同事。就像谷歌整合互聯網廣告平臺,攜程整合傳統旅行社和分散的售票點一樣,周韶寧希望能夠用IT信息技術的方法來改造傳統的物流業。   “你以為亞馬遜只是零售商嗎?今天,它已經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科技公司之一。”周韶寧堅信,貝索斯在創立亞馬遜的時候,并不是要建一個書店,而是想用互聯網的方式,實現其他方式所做不到的事。   周韶寧的另一個范本是“蘋果”。   互聯網時代的驅動力是平臺,作為快速配置資源的框架,平臺是開放的生態圈,而“蘋果”就是構建這一開放世界的榜樣。他最終總結出了兩條平臺公司的成功經驗:一是做好最難做的事情,將平臺核心掌握在自己手中;二是提供一站式的綜合服務,使得用戶獲得最佳的使用體驗。   周韶寧正在嘗試,逐步將“蘋果”的平臺哲學,嫁接到“百世”中來。   他將“百世”定位為“中國物流行業最有價值的物流社區平臺”,其運作方式就如同一朵覆蓋國內全境的“物流服務云”。平臺的核心,包括百世供應鏈(綜合物流解決方案設計與實施)、百世匯通(快遞配送)、百世快運、百世電商(電商倉配服務)以及百世軟件等五大核心業務,而遍布全國的物流運輸及服務網絡,則通過信息系統,形成一體化的物流服務平臺和社區。   “百世”的公司架構迥異于中國傳統的物流企業,目前,“百世”在全國建立的倉庫和轉運中心,運營面積超過一百萬平方米,但多用合作建倉或者租賃的方式,而“百世”遍及全國的運輸配送車輛與配送團隊則多采用直營和加盟并行的方式,加盟商數量已經過萬。同時,“百世”還構建了一套成熟的物流服務標準,向大小加盟商輸出系統和管理,并提供第三方咨詢、培訓和審計服務,以此確保服務標準的一致。   周韶寧稱,在云物流社區中,是否擁有車輛資源,是否大面積自建倉庫已經不再重要,“未來電商發展將實現商流、物流和信息流的分離與再融合,而基于平臺模式的云物流模式將大行其道”。   2010年,百世物流開始進入電商物流市場,隨后在上海建立起電子商務倉。也正是從那一年起,“百世”每年的營業額就呈翻番式的增長,包括李寧、中糧、七匹狼、茵曼、歐莎等企業都選擇了“百世”,作為其線上零售物流供應鏈合作方。今年,“百世”已躋身“中國電子商務倉儲服務20強”。   就在周韶寧創業初期,“百世”就獲得了阿里巴巴和富士康的認同并聯合注資1500萬美金。周韶寧所做的每一件事,運輸、倉儲、配送,都是供應鏈上最普通不過的環節。然而,真正了解他的人,讀懂了他的理想:用顛覆者的姿態,改變中國物流業原始管理、野蠻生長的狀態。   周韶寧努力理解電商的生存邏輯,有意思的是,這甚至一直是他陌生的領域。直到今天,他還從沒在網上購過物。

走進杭州

海外聯絡機構

創業園區

  • 中國杭州留學人員高新區創業園
    地址:杭州市濱江區江南大道100號行政中心5樓
    電話:0571-87703201

  • 杭州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留學人員創業區
    地址: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學林街1288號
    電話:0571-86794698

  • 杭州市留學人員上城區創業園
    地址:杭州市光復路100號
    電話:0571-85087906

  • 杭州市留學人員蕭山區創業園
    地址:杭州市蕭山區建設一路66號華瑞中心A座901室
    電話:0571-83869825

  • 杭州市留學人員拱墅區創業園
    地址:杭州市沈半路268號拱墅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
    電話:0571-88259665

  • 杭州市留學人員余杭區創業園
    地址:杭州市余杭區專家與留學人員服務中心
    電話:0571-89175382

  • 杭州市留學人員西湖區創業園
    地址:杭州市浙大路1號
    電話:0571-87935180

  • 杭州市留學人員富陽創業園
    地址:富陽市銀湖街道富閑路9號銀湖創新中心15號樓
    電話:0571-87196586

  • 杭州江干區留學人員創業園
    地址:杭州市九堡九盛路9號江干科技經濟園管委會408辦公室
    電話:0571-87752674

  • 杭州市留學人員臨安創業園
    地址:青山湖科技城
    電話:0571-63783908

  • 杭州市下城區留學人員創業園
    地址:杭州市下城區費家塘路588號
    電話:0571-86552015

向左 向右
体彩6+118140期